到宇都宫下小雨

校园pa 帕拉图与拥抱

ooc!

源赖光和鬼切都是很温柔的先生呢


“爱其实就是寻找真正的美的过程。这种爱超越了我们所谓的情爱、友爱和亲情之爱,到了爱世上所有的美的高度。”-苏格拉底


鬼切先生和源赖光先生是高中同学 两个人的关系 或者说在环境里的关系 就像两条发现了自己只有七秒记忆的鱼 两个人都意识到自己在外界的格格不入(窒息?)所以都非常珍视对方 经常一起讨论一些跟学习没什么关系的问题


到高二的时候鬼切先生发现这份对源赖光的欣赏的感情越发浓厚了 甚至出现了相依为命的感觉(这么严重吗!)然后这份对源赖光先生的向往变成了“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就这样下去就好了”

第一次出现这种想法的时候鬼切先生真是吓坏啦 高冷十几年的自己也有萌动的一天吗(笑)

这份感情逐渐积累鬼切先生终于憋不下去了 于是他在一个星期后的不清醒的凌晨六点给源赖光先生发了微信

“我可以拥抱你吗”

发出去好久才反应过来自己发了什么 但是没办法撤回了 鬼切先生觉的太冲动了就把记录删掉了

但是后来源赖光先生回了

“嗯”

“完蛋。”

一个三天小长假源赖光先生问鬼切先生要不要去旅游   鬼切先生答应了 他们玩的很开心

要走的那天的前一天晚上鬼切睡不着 出来透气 开门声惊动了源赖光 他俩打着灯在外面坐到凌晨四点

源赖光伸手抱了鬼切

鬼切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往后的日子还是照常啊 但是有点不一样了 上课总想回头看鬼切什么的 讨厌跟他说很多话的同桌什么的

同桌!滚蛋啊!鬼切也不知道让她闭嘴!

于是源赖光先生对于自己不明所以的青春期的烦躁的处理方式就是…无故的对鬼切发火 但意识到自己的无理取闹又会道歉 但下次还会继续耍性子

直到鬼切先生说了

“我爱你。”

这种心安的感觉…

“我也是。”

之后源赖光先生主动申请了关闭门窗电的工作 顺便以“一个人回宿舍太黑了”为由让鬼切等他

每天晚上,几乎 源赖光先生都会在黑暗的教室里搂住鬼切

喜欢他敏锐的思维

喜欢他一步环一步的严密逻辑

喜欢他天马行空的想象能力

喜欢他困惑疯狂时候的自闭样子

喜欢他身上没什么味道

喜欢他下巴放在自己肩膀上

喜欢感受到他的心跳

喜欢他环抱住我的后背


“我真的好爱你。”




这是彩蛋?

毕业那天鬼切先生在操场凝视着源赖光先生的眼睛

“可以吻我吗”